【现背】吾乡(完)

→ 【1】 【2】 【3】


#评论区见【捧脸


【4】

 

4.1

 

年前的天气特别好,连着几天都是大太阳。前一天烧完香回来本想帮着易妈妈晒被子,然而新楼的一众亲戚还没走,又拖了一日。

 

也想补眠睡到自然醒,可生物钟怎么也调不回来,也有老宅更为阴冷的原因,易妈妈给了两个热水袋好像也不咋管用,还不如他俩正值盛年的躯体好使。

 

可是就还是冷,因为生物钟醒了是一回事,直接给冻醒了又是另一回事。一个人起床势必会带走热度,两个人窝在床上好像也只是维持不太暖也不太凉的恒温。

 

索性干脆利落地起床洗漱,跑跑跳跳怎么都比躺着挺尸暖和。

 

老宅的条件不比新楼,是各种意义上的“老”。不过这么多年又什么剧组没待过呢,深山老林,大漠草原,都不是金贵的人。

 

这边王俊凯刚刷完牙,易烊千玺就打好了热水顺带挤了自己的牙膏。王俊凯让出位置给他自己去洗脸,再打上一盆新的易烊千玺也刷完了。

 

无缝衔接得刚刚好,冬日里本就易凉的温度一点都没下去。

 

“等下去剥笋吧。”闷闷的声音从毛巾里透出来。

 

王俊凯伸了个懒腰,“我们之前种的?”

 

“嗯——”

 

“好啊。”

 

易烊千玺把毛巾挂上,一转头就看到王俊凯头顶翘起的几根毛。

 

他走过去伸手把它压下来,对方的眼睛微微眯起,几道阳光穿过脸庞。

 

太阳出来了。

 

4.2

 

早饭过后,两个人一人搬了一张小板凳坐在老宅的庭院里剥笋。Panda趴在不远处晒太阳摇尾巴,几只鸡伸着脖子来来回回地散步,只有金毛不知道躲在哪里,应该在睡觉。

 

笋这种生物,种得不容易,想吃也不容易。那么两大盆,剥完手是要疼的。不过比起这个,他俩坐得太低,腰倒是更先受不了。

 

易烊千玺腰伤由来已久,而王俊凯的呢,说后来居上不太合适,但也就是事实。

 

于是一盆都没见半,两个人就站起来绕着腰。路过的乡里只觉得这俩年轻人有趣,年纪轻轻就这么会养生,想着回去要教育下一代。

 

王俊凯绕着绕着就笑出来,“早啊易大爷。”

 

易烊千玺绕着绕着就开始扭了,笑眯眯说,“你也早啊王大爷。”

 

“诶你说我们老了以后干什么?”

 

“……公园儿里不是有那个,用水写毛笔字的老爷爷吗每天,我觉得我以后可以干那个。”

 

“我还以为你说你要当广场舞的领舞。”

 

“诶也不是不行啊?”

 

“……”王俊凯凝眉一想,“还是算了吧,一会儿被哪个老太太看上了怎么办。”

 

“……”

 

“啧,我觉得吧,我摆个摊,戴个墨镜,再来个仙人指路……”

 

“……那我干嘛?”

 

“你给我当托儿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自己被自己的话笑个不停,易烊千玺心里直呵呵呵呵,这人还真是不管长到多少岁笑点都一如既往的低。

 

没完没了地笑被王妈妈的来电打断,王俊凯突然想起已经到了户外可以收到新楼的wifi,便非常勤俭持家地先挂断再发起视频邀请。

 

然而输密码的次数多到让他怀疑人生。

 

“那群熊孩子不会把wifi密码给改了吧,怎么不对啊。”

 

“……那熊孩子是我。”

 

“……啊?”

 

易烊千玺坐下来接着剥笋壳,“就你设的那密码,是我们粉丝都猜得出来好不好。”

 

“……没那么弱智吧。”

 

“科科。”

 

“……那现在密码多少?”

 

“xxxxxxxx”

 

王俊凯噼里啪啦输进去,连的速度略慢。

 

“这密码什么日子啊?”

 

“……你不知道?”

 

“……不知道啊。”

 

易烊千玺默默用屁股把竹凳往旁边挪,“噢,笋你别吃了。”

 

“……别呀。”王俊凯也坐着凳子一步步蹭过去,“什么日子啊?啊啊?”

 

“……你第一年来我家过年的那天,就是看月份也能想到吧?蠢。”

 

“……没有,我就记得你第一年去我家是哪天,我的不记得……”

 

“你心挺大啊。”

 

“不大不大,够装你就行了。”

 

“……”一时间被撩得无话可说的易烊千玺除了继续剥笋还是继续剥笋。

 

这时视频接通了,王妈妈出现在镜头里,啥都没说上来就一句,“哎呀你胖了点诶?”

 

王俊凯:……

 

“妈——”委屈巴巴把镜头横过来让千玺入镜。

 

王妈妈看了看又开心了,“烊烊也胖了呀,不错不错,养得挺好。”

 

易烊千玺:……

 

两人不约而同os:我们是猪吗……

 

“你们干嘛呢?”

 

“剥笋呢。”王俊凯说。

 

易烊千玺拿着笋在镜头前晃晃,“回去时候,带一些回去,可甜了。”

 

“也别带太多,过年东西太多了,家里都要放不下了。”

 

“不至于吧,物资这么丰富啊。”

 

“也不是,”王妈妈面露难色,“单小凯他表姑,就送了一堆,你们懂吧。”

 

易烊千玺噢一声,表示明白,王俊凯则无言以对,“为了她女儿啊?”

 

“她女儿不是想进娱乐圈吗,这事儿和我提了好几回了。”

 

易烊千玺看着王俊凯,一遇正事儿他就变得特严肃。

 

“牵线不是不行,可是也要把艺考先过了,现在就提这个急了点吧。”

 

“反正我说了,这圈子我也不懂,有什么都等你们俩回来再说。她们送的吧,过年的也不好拒了,找个机会再把人情还了吧。哎,你爸也愁死了。”

 

“没事儿啊妈,”易烊千玺把笋放篮子里,“不是什么大事儿,你们别老想着了。”

 

“嗯……诶你别剥了,带回来我弄。”

 

“没事儿。”

 

王妈妈还要开口,王俊凯就解释,“不剥壳太沉了不好带。”

 

也就不拦了,问,“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呃……”王俊凯不确定,易烊千玺也想了想才说,“初一吧。初一就回。”

 

“想吃什么?”

 

王俊凯:“……你怎么不问我啊?”

 

“……你吃什么不行啊。”

 

“……”

 

易烊千玺绷不住笑了,一如当年的小孩儿样儿,“鱼!”

 

4.3

 

易烊千玺第一年去王俊凯家过年的时候,也是自己动手做的鱼,食材还自备,放在塞满冰块的保温箱,一路开回重庆。

 

就是这一路都没怎么吭声,王俊凯不用想都知道他在紧张。

 

可是有什么好紧张的。他也就没心没肺地问出口了。

 

易烊千玺就呵呵,“也不知道去年出发前睡不着蹦哒了一晚上看电影看通宵第二天眼睛肿的和什么似的是谁噢。”

 

“……”好的是他没有错,“可是你也不丑啊。”

 

易烊千玺眨巴眨巴眼,隔了几秒才想起来这是去年他安抚王俊凯用的梗。

 

那时候他边给王俊凯消肿边安慰说,你肿了也不丑,不怕见公婆哈。王俊凯当即挠了他一顿痒痒。而现在时隔一年,风水轮转,这话搁到他身上,要不是现在在高速,绝对要演个动作片,暴力血腥那种。

 

到了王俊凯家,直接被隔离的反而是王俊凯,被打发去买酒就算了,还被老爹拉着在街边看人下棋,老爹还手痒,上去和人切磋了几盘。

 

水平不错,就是节奏慢了点,王俊凯这边火急火燎的老是怕出什么事儿,恨不得替老爹上,将死他们。

 

“哎呀爸,你别手下留情啊,速战速决速战速决。”

 

老爹不紧不慢的,“急什么呀,好事要多磨磨才能赢得漂亮,白混这么多年了你。憋说话!”

 

“……”

 

行,那就磨吧。

 

反正易烊千玺这个人,是不怕磨的,他应该信他的。

 

王家的厨房里烟火气十足,易烊千玺褪去手上的杂物,刮麟去肚,一气呵成。

 

王妈妈在旁边觉得有些恍惚,此情此景多熟悉呢。

 

“小凯吧,什么菜都做得挺好的,不用教看看就会了,唯独这个鱼啊……啧。”

 

易烊千玺抿嘴笑,切了几块儿姜。

 

王妈妈把鱼接过来,划了几道,“我记得小时候,你吃的也不少,就是不长肉。每次来都觉得你又瘦了。我还去问你妈,你妈又说没事儿,就是运动量大。”

 

“没办法,跳舞嘛。胖不起来。”

 

“还好现在壮了。诶给我拿个盘子。”

 

易烊千玺递过去,王妈妈摆好盘放蒸锅里。

 

“所以啊,那个时候我让小凯多顾着你吃饭,毕竟你一个人,人生地不熟的,外面又都是快餐。不过我每次问他都说什么,千玺能吃三大碗。可是你明明就还是瘦吧,我就说他,他还觉得委屈。”

 

易烊千玺没听过这事儿,新奇得很,难怪那时候他每次吃饭身边人都一脸怨念。

 

“现在你们都大了,自己都能顾好自己。以前就会想,这个圈子多乱啊,你们俩能互相照顾挺好的,有个照应嘛。”

 

“也是没想到能照应一辈子。”

 

易烊千玺抬起眼,王妈妈站在灶边,蒸笼透出的热气,衬得她的声音模糊又温柔。

 

“可是这个一辈子啊,我不能替他给,也不能向你要。”

 

承诺到底是虚妄,白纸黑字可以化为碎片,昔日浓情蜜意也可能被现实折腾得面目全非。

 

到最后忘记乍见之欢,只剩相看两厌。

 

易烊千玺懂。

 

他笑了笑,把鱼从蒸锅里拿出来,浇上调料。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一辈子这三个字,没人知道有多长。”

 

“您说的对,要我说,我们一定能走一辈子,我说不出来,您估计也……不太信吧。”

 

“可是……对我来说,我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一辈子。”

 

“会吵,也分开过,可是好像也改变不了什么。”

 

“如果我说,把不管是什么样的每一天,都当一辈子来过,一分一秒都不浪费。”

 

“这样的话,您放心吗?”

 

王妈妈没回答,只拿了筷子蘸着试味道,笑,“哎呀比小凯上回做的好。”

 

他这才放心笑了,梨涡盛满了蜜似的。

 

那头儿好不容易回到家的王俊凯却要急死了,拉着易烊千玺问,可是被敷衍说吃饭吃饭也没问出个结果,虽然一顿饭吃得舒心极了,但是没被满足的好奇心真的比痒痒还恼人。

 

“你和我妈到底聊啥了啊?”

 

“……”不给个答案这丫绝对不死心,但是具体聊的啥他打死不会在王俊凯面前说。

 

“就……”

 

他眼睛忽地一亮,“学做鱼啊。”

 

“……”什么鬼,“学做鱼干嘛?”

 

“养你。”

 

4.4

 

差不多十点,新楼那边儿该起的都起了,出门溜达的溜达,瞎玩儿的瞎玩儿,反正楼基本空了。

 

王俊凯去找易妈妈拿了钥匙,易烊千玺去杂物间拿晒被子的架子去顶楼搭起来。

 

门一开,扑面而来一股许久没有住人的气息。王俊凯开窗通风,床单被吹起一角而后垂下去。他又走到阳台,想把躺椅挪角落里腾出位置放架子,手一摸就是一层的灰。

 

……呃。

 

新楼对易爸爸易妈妈来说,原本是可有可无的,就算要有,也不急着建。只是有些人把主意打到了老宅头上,说要么动老宅,要么盖房子,总要搞点事情来证明本家是有人的。

 

易烊千玺听妈妈提起这事儿,哼了一声没说什么,心想还真是要“搞事情”。

 

但总归老宅是不能动的。幼年的记忆,祖辈的庇荫,除却天灾所致重归尘土,否则就是不能动,说什么都不行。

 

“那就不动啊。”王俊凯觉得这事儿特容易解决,因为他之前回老家就处理过,再遇到简直得心应手,再说家家那本难念的经无非也就那么回事儿。

 

“你就和他们说,老宅风水好,动了要出事。”

 

“风水?”

 

“啊,我老家的祖屋就是啊,你不也去过吗,我妈连大的装修都不让,撑死修修补补。”

 

“……行,那也就是说要盖房子了。”

 

瘫在沙发上的易烊千玺坐起来,把脑内已经画出的设计图落于纸上,王俊凯拿着看,画几条线圈出几个点,恰好是水电的大体分布和开关位。两个人就这么把这活儿给敲定,也替父母揽了下来。

 

至于怎么监工,就是他俩轮流来。谁有空就谁回,都没空就差助理过去看一眼。全程都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偶尔几次王俊凯戴着口罩现身现场,被几个八卦的亲戚看到了,助理再去的时候就被瞎打听。

 

回来战战兢兢和主子报备,王俊凯却一脸云淡风轻。

 

“没什么不好说的啊,再问你就说我是他哥。”

 

“……不介意啊?”

 

“……有什么好介意的,人心那么小,要在乎最重要的人。”

 

再后来验收的时候,秉持天生的完美主义他亲自去了一趟,也实实在在被八卦了一次。

 

“听上回来那小哥说,你是烊烊他哥,可我记得烊烊只有一个亲弟弟,上头也没哥哥了。”

 

王俊凯一边把完成硬装的成果图发给易烊千玺,一边隔着口罩搪塞,“是啊,不是亲的。”

 

“那得亲成什么样儿才这么认真盯着啊。”

 

……王俊凯一愣。

 

是啊,亲成什么样儿了。

 

他不知道怎么解释。

 

老人总说,等小年轻们蜜里调油的日子过去,经历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淡,还能维系到最后,大抵都是因为年岁里的那些琐碎融进群体社会里无法割裂的家庭,爱人成了亲人,爱情成了亲情,到头来相伴老去,也很圆满。

 

可他觉得他和易烊千玺之间是不同的。

 

他们是从陌生得一句话都不说到默契得即使一句话都不说都知道对方心里所想的朋友,是看到彼此随着年龄增长日益硬朗的骨架和日益成熟的面容扶持成长的兄弟,是十里春风吹过,含苞许久,一夜盛开了那些隐藏在所有陪伴,关心,还有欲说还休的注视里的那份心动的,爱人。

 

在感情的集合里,他们是拥有一切而不存在转换的,就算是转换也不会消失,而是把这些全酿成了酒,一年年过去,历久而醇香,纵使清淡也很醉人。

 

“哐”的一声,王俊凯回过神,易烊千玺扛着不锈钢架子上来,他走过去接。

 

“你最爱的躺椅都落灰了啊哥们儿。”

 

“……噢,好忧伤。”

 

“想不想退休?”

 

“……啊?”

 

“我想想几岁比较好……35好像还不错?”

 

“……你做梦比较快。”

 

“梦想还是要有的啊,万一呢是吧。”

 

“……呵呵哒。”

 

你来我往抬杠间,架子都搭完了,厚实的棉被晒上去,拍打几下,飞起的星点灰尘让两人都往后退。

 

刚要进屋,楼下就传来汽车的喇叭声。

 

他们从被子中间穿过去,身后被正好的阳光晒得暖意融融,视线向下便是又喊“哥”又喊“哥哥”的楠楠,还有正在倒车的易爸爸。

 

天气预报难得的准,过年这几天真的都是好天气。

 

4.5

 

下午终于集合在姑婆家。

 

一大群人被领着和姑婆打了招呼,虽然估计来的人都是谁和谁她并不清楚,或者当下清楚了之后又叫不出名字,但是老太太还是乐呵。

 

过年不就这样,靠热闹的这几天就能捱过冷冷清清的一整年。

 

然后就轮到他们俩认人,这个是谁那个又是谁,谁谁谁的姐的姨妈的儿子,谁谁谁的弟弟的舅舅,认了一圈回来一个没记住,要么就是记叉了,比厚厚一本台词还难。

 

“等一下,这个我要叫什么……”王俊凯拽住易烊千玺问。

 

“堂……哥?”脑子都转不过来。

 

易妈妈在旁边无语极了,“什么堂哥那是你外甥。”

 

易烊千玺要崩溃了,“他年纪都能当我叔了好吗?”

 

“……你辈分大。”

 

“好吧好吧。”

 

王俊凯哼哼两声,和易烊千玺窃窃私语,“我跟你说初三我妈娘家要来人,估计和今天差不多。”

 

“……我以前没觉得我脸盲,我现在觉得我脑子都快盲了。”

 

“哎——”

 

两人齐齐哀叹,被前边儿的楠楠听到,扭头就是一阵鄙视。

 

“反正大人叫什么我们就跟着叫呗,你们怎么还不习惯啊。”

 

两个奔三的大人:……

 

被小了一轮的弟弟鄙视也不是第一次。

 

当初这两个弟控晚期患者为到底是叫“哥”更亲还是叫“哥哥”更亲这事儿争论不休的时候,楠楠就喝着牛奶默默飘过递了个白眼,留了俩字儿——无聊。

 

两家大人为他俩的事焦头烂额,易烊千玺正心疼弟弟夹在中间两头为难的时候,楠楠捧着西瓜皱眉头活像小大人,“你们大人是不是特喜欢把简单的事搞复杂啊?并不懂你们在纠结什么。”

 

“那是因为你还小。”

 

“我不小了,我都可以早恋了。”

 

“……”

 

“你别这么看我呀。哥,要是我真早恋了,最不能说我的就是你和小凯哥哥了。”

 

“……”

 

易烊千玺硬生生把到嘴边的“我日”憋回去,还能这样???

 

再后来这类的事情可太多了,王俊凯只上下左右瞟了易烊千玺一个来回,高度总结道,“楠楠这没大没小的样子真是青出于蓝。”

 

“……”

 

4.6

 

晚上吃饭喝酒是免不了的,他们俩当然能免则免,实在逃不过的就意思意思,反正焦点不在他们身上,长辈们讨论年代久远的往事,他们能扮演的也只有倾听者的角色。

 

并不觉得没意思,反而都格外认真。血缘关系除外也有工作原因,演绎的那些人生总要在日常有所积累,仅靠文献影像都太过遥远晦涩而不生动。

 

然而在年味十足的饭桌上,喝大了也是免不了的。尤其男人喝大了,那叫一个画风突变。

 

一叫不出辈分的亲戚大着舌头过来嚷嚷着要和他俩喝一杯,还锲而不舍地问到底该怎么称呼王俊凯。

 

这情形始料未及,饶是什么大场面都能处变不惊,回到家里面对人情世故还是有些手足无措。而且怎么解释呢,鬼知道喝得神志不清的人嘴里会蹦出什么话来。

 

易烊千玺脸色有点难看。

 

“什么谁谁谁怎么称呼的,你怎么这么麻烦。”易爸爸也喝得有点儿上头,“都是我们自家的小孩子,自己人讲究那么多。”

 

这一句话犹如定海神针,再有什么风浪都掀不起来。

 

易烊千玺一颗心还没放下,就看见自己的酒杯被王俊凯拿起来,本以为和那亲戚一口闷就算了,还没拦下来就又和易爸爸喝上了,易爸爸居然也奉陪到底……喝嗨了。

 

王俊凯喝酒不容易上脸,撑死就算上了一层腮红,但是眼角和嘴唇都水光潋滟,看着就特别可怜。

 

易烊千玺坐在位置上,越看越烦,又别无他法。

 

他知道这和王俊凯当年第一次去他家和他爸也喝到不省人事的惴惴不安不一样,今天他这是高兴的,那句定海神针镇住他人的流言蜚语,也镇住他这几年心里时不时就起的波澜。

 

谁更缺乏安全感这件事没什么好比的,可易烊千玺忽然觉得,或许这么多年以来,他们之间的安全感存量已经此消彼长,只不过被距离忽略,又被时间掩盖。

 

“哥,”楠楠拱拱他手臂,“你看老爸和哥哥,又和上回似的。”

 

易烊千玺也倒了一杯酒自己喝,他酒量很好,就是懒得喝。

 

“不管他们,他们开心就好。”

 

“……这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易烊千玺摇摇头,“就是字面意思。”

 

就是,天天开心的那个“开心”。

 

当然开心的后遗症自然就是发酒疯,撒娇,各种。在掰扯八百次也掰扯不开缠在腰上的那两只胳膊之后,易烊千玺认命了。

 

真是神特么的开心就好,一时心软果然要不得。

 

于是两个四舍五入一米八的大男人就这么搂搂抱抱磕磕绊绊了有半小时才回到房间,易烊千玺简直想仰天长啸一句成何体统。

 

还没轻松三秒,好不容易乖乖坐床上的王俊凯又抱着他腰,脑袋埋着,软乎乎叫,“千玺——”从来没长大一样。

 

易烊千玺站着扇风,大冬天被热得快出汗也是不容易。

 

……心好累。

 

“千玺——”没得到回应的人又喊了一句。

 

“……我在啊。”

 

王俊凯抬起头,看了一会儿确定人在,笑了,“我好开心啊。”

 

……心好累,他又心软了。

 

“知道啦。”

 

“那你开心吗?”

 

“开心啊。”

 

“这么巧啊,我也很开心。”

 

“……”

 

易烊千玺捏着他下巴,明明是威胁吧,却温柔得要命,“你要是下次再喝成这样,我就不要你了。”

 

王俊凯笑眯了眼,“胡说八道,你才不会。”

 

……还挺清醒。

 

易烊千玺轻拍着他的后脑,目光悠长,陷入到什么里去,叹了口气。

 

“我是不会啊,从来都是你先不要我的。”

 

醉酒的那个皱皱眉,开始犯委屈,“那对不起嘛……”

 

易烊千玺突然就被逗笑了,“噢,那我原谅你吧。”

 

“好啊……”

 

迷迷糊糊的,就这么靠着睡着了,隐约听到一个“傻”字,说谁呢。

 

4.7

 

春联这东西向来都是易烊千玺包办的,大年三十一早他就起来干活,因为要写的也不少,还有人来求。

 

刚写完一副,王俊凯就过来了,易烊千玺扭头一看,“这么早,我还以为你要睡很久。”

 

王俊凯小心打探这哥们儿的神色,“今天不是要祭祖吗。”

 

“对啊,”易烊千玺蘸了墨,“看来没喝断片儿啊。头疼不疼?疼的话你等我这副写完,我去给你泡东西喝。”

 

“……不是,你不生气啊?”怎么这么不正常。

 

“……你受虐狂吗。”

 

这才相信他是真的没生气,王俊凯就过去拿已经写好的春联去贴。

 

强迫症上线是什么感觉呢,就是楠楠被王俊凯问了八百次到底贴没贴歪,最后还不放心,自己站到一米开外去看。

 

“是歪了一丢丢就会世界末日了吗。”

 

楠楠生无可恋的吐槽听得易烊千玺发笑,想想自己大概也是受虐狂?否则怎么能忍这强迫症这么多年。

 

春联写完撤掉案台,搬上另一张红木桌子,点上两只大红烛,用十只小红杯盛了自家酿的酒,分作两排摆着,再摆上一大早易妈妈和三婶儿准备的十道菜,最后是小香炉。

 

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就站边上看长辈们忙前忙后,除了帮忙搬点东西,其他的好像也插不上手。

 

“你们俩过来一下。”

 

易爸爸把他们俩喊到房间,易妈妈正在把要烧的金箔纸钱分成堆。

 

“嗯,就是,一会儿我们要烧香,然后你们要注意看,流程啊,准备的东西啊这些,最好能记下来。”

 

“噢。”易烊千玺乖乖应了,但是没懂老爹的意图,“为什么?”

 

“因为这个事情……每年都要有人做,可是我们会老的,能做多久呢,那这些事情当然要交待你们年轻人,把它传承下去。虽然可能你们这一代会觉得这些是流于形式啊什么之类的,但是……有些事情吧,宁可信其有对不对。”

 

易妈妈说,“你们俩就先学一下,也不是马上就交给你们的,但是迟早的事嘛。”说着把装着金箔纸钱的两个袋子递过去。

 

易烊千玺接过来,一言不发。王俊凯不动声色看他一眼,从他手里拿了一个袋子过来拎着。

 

“那我们一会儿把过程拍下来,回去看,以后照着做。”

 

“拍下来这办法还挺好的,别丢了就行。”

 

“不会,放心吧。”

 

放心吧。

 

易烊千玺一晃神,就只听见王俊凯的这三个字。

 

和当年他和易爸爸都喝高了,只重复着放心别的都没说一样,却也不一样。

 

昔日稚嫩的少年已经变得强大而有担当,一直以来认知里无所不能的父母也在岁月里变得苍老。

 

时间的手这样温柔又这样残酷,谁都无能为力。

 

包括默然不语的天地,不可言说的神灵,仅存于牌位之上的世代祖先,后人除了用火光中燃尽的纸灰,几缕飘散在空中很快便消失不见的青烟,再没有别的方法去建立联系。

 

没有永垂不朽,没有亘古不变。

 

“啊……”

 

易烊千玺抬起头,隔着一盆火光,看到对面的王俊凯被飞起的灰烬熏得眼泪汪汪。

 

他见过他很多样子,很多样子都让他心动,现在这样也是。

 

他走过去把人拽到身边,拿了湿巾敷在他眼睛上,“你就说你是不是智障吧站风口。”

 

对方遮了眼睛顶着半瞎的状态还笑嘻嘻,“不是。”

 

“……”

 

好吧。

 

词汇都是人造的,或许永垂不朽本就不可企及,亘古不变也违反唯物主义。

 

那就相信爱好了,努力去爱完这一辈子,把所有回忆纪念都隽永下去。

 

就算是和他骂了八百遍的傻子一起走,那也是他的傻子。

 

4.8

 

热热闹闹吃完年夜饭就围在一起看只为了吐槽的春晚。年轻人是没有什么兴趣了,只偶尔抬头看两眼,大部分时间都抱着手机刷微博抢红包。长辈虽然在看,但是体力跟不上没法儿捱到零点,基本上九点过后就陆续去休息。

 

至于他们俩,把两个工作室团队拉到一个群里扔了两个巨额红包让他们抢得头破血流,再叮嘱要放鞭炮的楠楠注意安全不要让年纪小的弟弟妹妹碰,就把手机都关机,出去散步。

 

乡间路灯不多,还暗,路上都是没等到除夕过就放鞭炮的人家残留下来的红色纸屑,踩上去嘎吱嘎吱响。

 

易烊千玺走在后头,专挑还能看出来是个炮仗样儿的踩。

 

王俊凯走着走着见身边空了,一回头看后边那个踩得正嗨的人,笑得无奈,又走到他后面去,看着他踩。

 

踩着踩着又不踩了,停下来,一脸不满,“你不要走我后面。”

 

“……”

 

王俊凯就走上去,但是走着走着身边又没人了,再回头对方却没有再踩地上的鞭炮,而只是看着他。

 

他在看着他走。

 

心里好像被什么重重撞了一下。可王俊凯也不过去,就在原地等,等他来到他身边。

 

“干嘛不走啊。”

 

牵了他手过来抓着,“你也别走我后面。”

 

易烊千玺握了握,握紧,垂头看两人的影子。以前小小的两个人,现在都长大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我们很早就已经长大了。”

 

易烊千玺吸吸鼻子,周遭一片安静,只有隐约传来电视里的歌舞声,和他们俩的脚步。

 

“十几岁,我们就到处飞,国内国外,见各种人。好像很厉害。噢其实也不能说好像,是很厉害。”

 

王俊凯笑,没搭腔,静静听。

 

“可是今天突然发现,根本就没长大。”

 

“以前回家过年,烧香,总觉得和我无关,反正他们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现在突然要叫我承担下来……”

 

“就觉得原来……也不是原来,就是才意识到吧,他们不可能陪我们一辈子。”

 

“真正的长大,是等到他们都……”

 

没说出的尾音发颤,王俊凯停下来,让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对面垂下的眼睑没过几秒就抬起来,没有异常,一点点的红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啊,大过年的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王俊凯不想做无用的安慰,拉着他继续往前,“你知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知道。我就是……以前没去想。”

 

“谁没事想这个来找虐。”

 

“王俊凯。”

 

“嗯。”

 

“我们也会老的。”

 

“……”

 

易烊千玺望着他,“我会老的,你也会老的。”

 

王俊凯也回望他,眼里的笑意要把对方眼里装着的星星搅碎,“就算老了我们也还是很帅的。”

 

“……”真是逼得他翻白眼,“我发现这一年年的,你脸皮都修炼得和你当年那电影有的拼。”

 

“……我还发现你这拐着弯儿骂人的本事也是一年年见长昂。”

 

“……我这是夸你好吗。”

 

“噢你那是夸我啊,那我谢谢你啊。”

 

“客气客气。诶对了,等年过完,回去把牙看了吧。”

 

“……真要去啊?”

 

“……你不去试试?”

 

“……你陪我去吗?”

 

“我陪啊。”

 

“噢你陪啊,早说嘛。”

 

“……”几岁?几岁?!

 

突然,漫山遍野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响了,夹杂着精力过剩的小孩子的尖叫和欢腾。

 

零点了。新的一年。

 

两个人捂住耳朵,易烊千玺大声说着也要回去放鞭炮过瘾,声音模模糊糊的,好像穿越时光。

 

王俊凯看着他恢复盎然笑意的脸,却忽然想起年少时期没法一起过年,互通视频里他给他放的烟花。

 

那个时候他也是这么笑的,冲着他,像素明明渣到爆了,心里却跑了一只小鹿。

 

他走过去拉下他捂住耳朵的两只手,半搂着贴在耳边。

 

鞭炮声再怎么绵延不绝也会归于寂静,新的一年照样是从旭日东升公鸡啼鸣开始启程。

 

你会老的,我也会老的,可是不要怕嘛。

 

“我会陪着你一起老的。”


-END-

 

【Q&A】

Q:所以到底是亲成什么样儿了?

K:就好像……已经在彼此骨血里了,他的是我的,我的是他的,分不清也不想分,拆不散也不想拆的那种。就是,嗯,亲成这样儿的。说话呀。

J:嗯。

K:……说多点儿。

J:嗯嗯。

K:……

Q:最后顶锅盖问一下有过七年之痒吗?

J:……我们在一起的天数都凑不了七年吧,我觉得痒那都是闲的,我俩可忙了。

K:附议。

J:不过万一呢?

K:什么万一?

J:万一痒了呢?

K:挠挠就不痒了。

J:……

Q:最后给我们什么礼物呢?

J:写个字吧。

K:我们易书法家墨宝,价值连城,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

J:……这称呼还挺亲切。

Q:写什么呢?

J:不知道。

Q:写不知道?

J:不是,我真不知道……噢,你上次和我说你很喜欢的那首词是什么?

K:噢,我打给你看。

Q:歌词吗?

J:不不不,宋词。因为他接下去要进一个……啊是不是还不能说?

K:嗯。

J:噢,那我换个说法哈,就是他最近沉迷于中国古诗词,把我弟的唐诗宋词三百首全顺走了,天天搁那儿念叨念叨,我感觉家里住了个仙人你知道吗。

K:那是我长——得仙。

J:……噢。

K:就是这个,你写那两句就行。

J:好。

Q:他平常还练字吗?

K:练啊,有空就练。一周两三次吧,忙起来就不一定了。

Q:那他练字时候你都在干嘛呢?

K:我看他练。

Q:一直看吗?

K:对啊。

Q:什么也不做吗?

K:不做,偶尔磨个墨,就看。

J:你没发现他从小就这样吗,我写他就在旁边看。

Q:什么感觉?

J:热。

Q:真的热吗?

J:真的,由内而外的热。所以以前上节目写字,他一站我边上我就出汗。

Q:现在也出了吗?

J:今天还行,他不是跟你聊着吗。

K:……灯光的锅我不背。

J:……你的锅灯光也不背好吗。

Q:不会腻吗就这么看着?

K:会啊,所以最后都睡着了。

J:然后我就拍他。

K:对,拍了多少年了啊他也没拍腻我也是很不懂。

J:可是他虽然到最后都会睡着,每一次还是,就是会陪着我。我也很不懂啊,有什么好看的。我总觉得他在场的时候我都写不好。

K:明明就很好好不好。

J:你这也叫粉丝滤镜。

K:彼此彼此。

J:好了。

K:好。嗯,那我说明一下免得误导了,这两句其实不是连贯的,是我从一首宋词里面摘出来的,中间还有几句小句子。

J:就送给大家。

K:对。然后就……520快乐吧。

J:嗯,都快乐。


【万里归来颜愈少 此心安处是吾乡】


评论(82)

热度(538)

©Para|Powered by LOFTER